24小時新聞熱線:0757-83808380

佛山在線

即將消逝的木船

在西江西岸,高明富灣特大橋上游數公里的地方,有一個小漁村依著一個小小的港灣而建。

這里還有十來戶人家仍從事著水上捕撈,他們是疍家人的后代,可能是疍家文化最后的見證人。

今年休漁期期間,他們沒有像往年一樣在岸邊修補漁船,因為,這些漁船即將告別歷史,退出舞臺。

按照省、市漁業船舶更新改造有關要求,有意愿的漁民可以根據財政補貼,更換一艘新的鋼質漁船。同時,這些木漁船要按要求報廢。

沒有了記憶中木油與桐油灰的味道,也沒有了翻新木船的忙碌。這也許是一次最后的告別——對那些選擇了更換漁船的漁民來說,他們已是50歲以上的年紀,而這些泊靠在港灣的木漁船,相伴著他們少說也有20~30年。

追憶往昔

在陸路交通發達的今天,這個位于富灣的小漁村顯得有點閉塞。可是,在依靠水路運輸的年代,它曾有過它的繁華、輝煌。

富灣人梁強波介紹,涌口村建村歷史不足百年,新中國成立后,高明的疍家漁民才開始“上岸”。當時,富灣有一條河涌與西江相通,疍家漁民便在這里建村,涌口村因此得名。

背靠西江,意味著這里的人與水相依。與水相依,孕育了這里逐水而居的疍家文化。

細數涌口村不足百年的發展軌跡,航運業與捕魚業一度十分興盛。眼前這些年近耳順之年的老人,懷念昔日的光輝。

今年63歲的彭國枝,從18歲那年就加入當時涌口村的運輸隊。運輸隊是當時計劃經濟的產物,彭國枝當起了一名吃公糧的船工。當時的工作主要是搬運物資,船只既有木船,也有水泥船,噸位最大的有30噸。

彭國枝老人向記者講述涌口村歷史。

“主要是運煤、運米。”彭國枝曾隨著大船將貨物運到下游的南海、順德、番禺等地。距離涌口村不遠就有一個碼頭,距離碼頭不足10公里的地方,有松柏煤礦、六灣煤礦兩座煤礦,到了1958年,南蓬山附近又發現了錳礦。

豐富的礦產資源,這足以造就一個航運樞紐,并造就一座街鎮的繁榮。據1995年出版的《高明縣志》記載,當時的富灣鎮有1圩40村,人口14293人,有工商業262戶,設初級中學1所,小學14所,衛生院(站)11所。

難以割舍

彭國枝講述這段歷史的時候,我們都站在涌口村的小港灣。不足十米外就是彭國枝的老漁船。彭國枝當了十多年的船工,運輸大隊解散后,他學習打魚,一輩子在水上飄搖。

“從懂事起我就在船上過。”七八年前,過慣了船上生活的彭國枝才徹底“上岸”,搬到岸上的房屋居住。但是已習慣“耕波犁浪”的他,仍常常駕船打魚,幫補家用。

在廣東,疍家人被稱作“水上人”。他們以艇為家,日常生活均在艇上。疍家艇多為篷船,船篷由竹篾編織,彎成拱形,做成瓦狀,漆以桐油。不管是外出打魚還是晚上休息,只需要把船篷往下一拉,就可以遮風擋雨。

“這條船我用了差不多30年了。”彭國枝指了指泊靠在岸邊的那艘木篷船——船是杉木做的,船板有40厘米厚。船每年都得邀請修船匠進行一次修補,每次修補刷兩遍木油,再打一次桐油灰。在敲敲打打的聲音中,木漁船又得到了新生。

停靠在涌口村口的漁船大多破舊不堪。

那場景,也是每年休漁期期間每一個小漁村所特有的景象。不過,現在會這門手藝的人越來越少了。好在對彭國枝和其他一些漁民來說,這船今后再也用不著修理了,很快他們將換上新的鋼質漁船。

記者從高明區漁政大隊獲得證實,按照省、市漁業船舶更新改造要求,有意愿的漁民都可以根據政策補貼,更換一艘新的鋼質漁船,當這些鋼質漁船到位,眼前這些木漁船就將退出歷史舞臺。

鋼制的漁船靠柴油驅動,船體長約7米,跟現在的木漁船相比略長,寬度則有所增加,抗風能力大為提高。

“換新船了高不高興?怕不怕不適應?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彭國枝心思有點復雜:自己年紀大了,能用上安全系數更高的新船固然好,但是新船的性能怎么樣,始終需要一個適應過程。

“這船陪了我那么多年,多少有點不舍,把幾個孩子拉扯大,都有它的一份功勞。”

如夢呢喃

當代詩人聶紺弩曾經寫過一首名為《疍戶》的詩,描繪的正是疍家人的生產情景:疍家兒女疍家裝,赤腳挑魚上市場。男子風波深淺海,母親心事旦昏香。宵燈斗宿爭明滅,曉夢魚龍辨現藏。萬頃波濤卓竿立,天蒼蒼處水茫茫。

才不過一甲子的光景,煙波浩渺的西江沿岸,已經越來越少見到這樣的場景。

在涌口村,彭國枝今年63歲,曾成基今年65歲,另一位接受記者采訪的老漁民梁阿姨也已67歲,他們幾乎是這個群體仍在進行水上作業的人。

“年輕人都不愿意做了。”曾成基說,他的子女都到外面打工了,他也不希望他們承繼打魚這門手藝。首先是苦,其次是累,最重要的是賺錢不多。

不過,大半輩子與水相依,又怎么忘得掉對水的記憶,怎么放得下這片水域生我養我的恩情。

3月18日,從涌口村遠眺廣闊的西江。

“我們捕魚用的是‘流網’。”看著記者不解的神情,曾成基接過記者的筆和紙,在紙上畫了一個“冖”說,他們先在這里打下一個浮標,然后開始慢慢撒網。撒網的同時,漁船以垂直方向向對岸駛去,同時隨著水流向下游流動。最終,一張約400米長、3米多高的漁網在這片水域慢慢合攏。

“半小時后可以收網。”采用流網作業,需要至少兩個人同時協作。而疍家人通常是夫妻二人同時駕船作業,大概因為這種同舟作業的方式,又催生了宛轉纏綿、優美悠長的咸水歌,咸水歌有獨唱也有對唱,且以男女互答對唱為主要形式。

梁阿姨則給記者講起河對岸的故事:“我是從對岸白坭波子角嫁過來的。”年近七旬,梁阿姨身子還算硬朗,還能駕著小船出江捕魚。把小船劃到對面探訪娘家人,也是常常的事。

過去,西江流域一帶的人們更依賴航運交通。故此,在高明富灣與三水白坭一帶的水域,兩岸人們往來頻繁,長此以往,富灣人的口音也帶了一點白坭音的色彩。每逢2、5、8富灣圩日,白坭的人也常常坐船過來趕集。

這樣的盛景仍然有跡可循。距離幾位老漁民不遠的地方,就是他們祖輩以來泊靠船只的港灣。在這片港灣的最外邊,有一排高出水面數十厘米的木樁,那是曾經供人在退潮時行走的棧道。而那一排木樁旁邊,是一排高大的柳樹。此時,柳樹尚未抽芽,遠遠望去,光禿禿的枝條與水光連成一片,宛如一幅水墨畫。

梁阿姨說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涌口村外的五塱涌和八升米塱相繼建成,富灣一帶的人才實現了旱澇保收,“一畝地八升米”的民謠才成為歷史。那時候,人們苦于劏鴨之后剩下的鴨頭、鴨肝、鴨腳等部位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,慢慢發明了用鴨腸將這些部位與肥豬肉綁在一起曬干的吃法,于是有了“臘鴨扎”。

聽著幾位老漁民的講述,吹來的風里有水的咸腥的氣息,隨細浪飄搖的老木船也似乎拽住了時間的回聲。

 掃一掃觀看現場視頻

原標題:即將消逝的木船

來源|佛山日報

文|記者楊立韻

圖|記者呂潤致

編輯|何欣鴻

江苏七位数*规则 广东11选五前一稳赚技巧 洋河股份股票 吉林快3号码推荐 福建11选五走势图500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浙江手机版11选5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排列三玩法中奖规则 炒股赚钱的人 彩票北京pk拾软件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江西时时彩出号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助手 云南快乐10分中奖查询表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50期 江苏11选五怎么玩几率大